流夤

Hard-working

《滥情状》非正文

注意:因为最近确实没有写正文的时间和精力,也没想到还是有人看的😂😂,也怕自己时间一久忘了,先记一下梗,也可以当作独立的小段子看,设定还是参照序里面的。
【此文豪恩,勿上升真人】

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小副官分割线

(一)论铭恩和别人走的太近
           当一身寒气的张铭恩扑进怀抱的时候,胡耘豪差点被整个压在地上,眼前是那人乱蓬蓬的头发和困得贴合在一起的双眼,鼻尖还红红的,活像只惨兮兮的小兔子。“铭恩,先别睡……我去给你放热水,这样子会着凉的…听话”胡耘豪心疼地吻了吻他的额头,环着他的腰往自己身上带,双手捂着他冰凉的指尖,低下头在他耳边絮絮地轻声念叨着。看来今天这场戏,小家伙确实吃了不少苦。
         心疼归心疼,想起今天早上的事(?),胡耘豪只觉得酸到了牙根里,这一整天下来两个人都是忙得不着地,连和他说话的时间也没有,只好一个人憋在心里生了一整天闷气。
           如今这罪魁祸首回来了,却一点也不知道的无辜样,累得直往他怀里缩,难不成自己这一天都白气了??“唔…耘豪,在这傻站着干嘛……快点回床上去啦…我好困…”张铭恩只觉这一天下来,身子骨都要散架了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恨不得哼哼两声胡耘豪就能懂他心里的意思,而不是现在跟木头一样地傻站在门口抱着他不说话,但不得不说,他的怀抱确实很温暖。
             胡耘豪不甘心地咬了咬牙,对他的粗神经在心里狠狠地鄙夷了一番,小混蛋,真没良心,伤了你耘豪哥哥的心,还想就这样睡着?!没有管张铭恩的催促,胡耘豪还是定定地抱着他不动,然后低下头气恼地咬了一口他的嘴唇,话说出口都带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,“张铭恩…我生气了你知道嘛…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唔……什么气…你说什么”张铭恩看着眼前快重合在一起的人影,好像一闭眼就能睡着,连回答他的话都是纯粹靠本能。“我有没有说过……我不喜欢你和别人走的太近?你以后离他(?)远一点…我看着就心烦…”“……好…”强忍着睡意挣扎着昏沉的头脑,总算知道胡耘豪这一出是为了什么,张铭恩觉得自己真棒,这时候还知道不能睡得先哄着他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有了这一句承诺,胡耘豪顿时觉得焦躁了一天的心都安静下来,唇角都止不住上扬,看着张铭恩那样子也实在事不忍心再折腾他,又觉得自己这样子显得有些可笑,铭恩的性子,他也不是不了解,不论是谁,他都能笑得一脸灿烂,他也不是不明理的人,正常朋友间的交往他不会去干涉,只是今天,那人的出现(?)让他感到了深深的不安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铭恩…你觉不觉得我太无理取闹了…”叹息地揉了一眼前人把软软的头发,胡耘豪拦腰抱起怀里的人向卧室走去,也没指望这快昏死过去的人有什么回应。他抱着他,一步一步走得很沉稳,听着他浅浅的呼吸感觉全世界的重量都一下子压在自己身上,让他不得不很小心地走每一步。

        “晚安,我的小孩”胡耘豪轻轻地把他放在床上,细心地压实了被角,刚想去浴室拿毛巾给他洗把脸,他听到张铭恩迷迷糊糊地说着什么,好奇地倾身下去,贴在他耳边,明明嗫嚅的声音很轻,可是他分明听见他说,“嗯…我宠着…”
          “铭恩,我是不是太无理取闹了…”
            “嗯…我宠着…”
            胡耘豪的心顿时软的一塌糊涂,感觉心口上炸裂了一个口子,又甜又涩,快把自己溺死在里面。仔细地看着那人安静的睡颜,又觉得好笑,恨不得伸手捏捏他肉肉的小脸颊,又怕吵醒了那人,只是轻柔地抚了抚他的眉间,哎,我的小祖宗,我们这到底是谁宠谁啊?
             你一句话就把我吃的那么死,你说,我该怎么办?









评论(5)

热度(60)